Tuesday, May 01, 2018

千錘百煉出聖人

今天(51)是復活期第五周星期二,也是聖若瑟勞工紀念日。在默想和敬禮工人模範大聖若瑟的偉大功德時,悠然憶念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過工人,真實地在患難困境中體驗過刻苦的工人生活,最後藉工人修生的歷練,成為真正關心弱小,與人民同甘共苦的人民教宗——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。
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與聖德蘭姆姆(Calcutta 1986  
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20520日在波蘭瓦多維采(Wadowice出生,是嘉祿若瑟‧沃伊蒂瓦 (Karol Jozef Wojtyla艾美利亞‧加素洛斯加(Emilia Kaczorowska) 的第三個孩子。1920620日,在瓦多維采的聖母獻堂聖堂 Church of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領洗,洗名嘉祿‧若瑟,與父親有著同一的名字。
瓦多維採聖母獻堂聖堂仍保存著
聖教宗領受聖洗的聖洗池(Wadowice 
小嘉祿的父親是退任軍官,他從小就在父親嚴格卻滿懷慈愛的培育下快樂成長。母親在他九歲時病逝,父親獨力照顧他,以身教言教來栽培他、啟發他,尤其在信仰上,父親虔誠祈禱、恭敬天主的芳表,更成了小嘉祿聖召的溫床。

嘉祿學業優秀,藝術、運動的表現卓越出眾,十八歲考進克拉科夫亞捷隆大學 (Jagiellonian University),修讀醉心的波蘭語言及文學。
 1930年代的克拉科夫亞捷隆大學
正當年輕的夢想在實現,生命充滿喜樂與朝氣的時刻,19399月,德軍入侵波蘭,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,嘉祿的整個生命與世界,被黑暗完全扭轉。在納粹德軍的壓迫下,亞捷隆大學遭禁閉,教授們被囚,課業中斷。他的猶太籍友伴,不少死於戰場與集中營,神職人員被關進集中營的不計其數,死亡的威脅籠罩宇宙。
 爾化工廠
為免被遣送到德國勞役,19409起,嘉祿在索爾化工廠(Solvay Soda Factory)所屬的採石場(Stone quarries in Zakrzówek)工作,負責爆破石灰岩,使用炸藥,分拆爆破後的石塊,以及駕駛貨車,把石塊運送到連接索爾工廠的窄軌鐵路等。他每天穿著木屐,由位於登布尼奇 (Dębniki) 的家步行上班,以血汗體驗生命。
 在採石場工作的工人修生沃伊蒂瓦
在那恐怖時期,嘉祿對生命有深刻的省察:
「每天我都有可能被人從家中、從採石場、從工廠中逮捕,並送進集中營。有時我自問:為什麼這麼多同齡的人都失去了生命,而我卻沒有呢*

在炮火的蹂躪和侵略者的惡勢力下,人的生命隨時灰飛泯滅。在採石場,嘉祿還親眼目睹脆弱的生命,被猝來的災禍摧毀。一次引爆炸藥時,一個工人被炸起的岩石砸死。那事件深深地震撼嘉祿的心靈,之後他寫了一首詩來抒發感傷: 
  「人們抬起那屍體,默默地列隊前行,
 
  死者的身上還散發著勞累和不平...
.
(採石四;紀念一位工友,2-3) 

但正如在黑暗肆虐中,嘉祿更加信賴天主的真光,深信善必勝惡;同樣在耗費體力的艱苦工作中,他深切體會勞動工作者的偉大,對工人們肅然起敬。

「聽,那節奏一致的錘聲,如此響亮,
   我置身工人中間,體驗那陣陣敲擊的力量。
   聽,電流鑿切那滾滾群石。
   日復一日,這思緒在我內醞釀:
   工作的偉大蘊含在人的內心。」
 (採石一;素材,1) 
波蘭信眾的朝聖之行:跟隨工人
嘉祿‧沃伊蒂瓦的足蹟
就是在那鐵錘敲擊的洪音亮韻中,在電流鑿切激起的熱火閃光中,他清晰地聽到天主對他的召喚,看到照亮黑暗的永恆光明。他由礦場工人,進而成為地下修院的修生,他一手拿著鐵錘,一手捧著書本,以堅毅與信賴,任由天主琢磨。經過千錘百煉,最後,名喚嘉祿‧若瑟的工人修生,成了教會不朽的基石、開拓人間天國的偉大工匠。
Bernadette Lam

聖若望保祿二世《禮物與奧蹟》

(圖文轉載或引用,請注明出處:藍色日報/ BlueDaily。如需圖片轉用,請勿增刪或修改。謝謝合作)

「天主慈悲的花果JuT(耶穌,我信賴)」        
慈悲禧年過去了‧天主慈悲完不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