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anuary 04, 2017

他呼喚我的名,救了我

19451月,波蘭紅軍解放了卡日斯科‧卡緬納(Skarzysko-Kamienna)集中營的囚犯。十三歲的艾蒂‧琪爾勒(Edith Zierer),逃離死亡的地獄,勉力走到火車站,爬上運煤車頂,任火車載她前行。但寒風刺骨,她抵受不住,在一個名叫延傑尤夫(Jedrzejow)的村落下了車,瑟縮在火車站一角。瘦骨嶙峋,疲乏虛脫,饑寒交迫,身上還穿著間條紋和釘有號碼布囚衣的艾蒂,悽苦地等待渺茫的生機。
集中營內穿著間條紋囚衣的倖存兒童
艾蒂本生於波蘭卡托維治(Katowice)一個富足的猶太文化家庭,但自1939年德軍侵佔波蘭起,她們一家即不斷逃亡,父母和妹妹分別被德軍逮捕,她在1942年底囚進卡日斯科‧卡緬納集中營,幸好因懂得德語,雖然每天過著非人的勞役生活,卻免於一死。但與家人失去聯絡,不知道他們已全部罹難,無家可歸的孤兒還一直期望終有一天能與親人團聚。

瑟縮在火車站兩天,筋疲力盡的艾蒂正步向死亡。意想不到地,一位樣貌出眾,強健有力的年輕男士忽然走向她,關切地問她:「我有甚麼可以幫忙嗎?」艾蒂回答那位穿著長袍,看似神父的年輕人說:「我想到克拉科夫尋訪雙親。」
年輕修士離開了一會,回來時手裡拿著熱茶和夾著乳酪的麵包。艾蒂回憶說:「三年之久,我沒看過麵包,還要包在牛皮紙內。但我吃不下,因為太餓了。」

「我是嘉祿‧沃伊蒂瓦,你呢?」年輕的修士原來是未來的教宗,當時他二十四歲。自進入集中營後,那是首次再有人向艾蒂提到她的名字,在營裡,她只有號碼。

「你可以站起來嗎?」但她雙腳完全乏力,還已腫脹,一站起來即跌倒了。嘉祿修士於是把她背起,走了好幾小時,到另一個車站,登上一列往克拉科夫的火車。在運載家畜的車卡內,嘉祿修士把自己的披風覆蓋她,讓她取暖。

到達克拉科夫時,艾蒂卻設法躲開嘉祿,因為車上那些集中營的釋犯警告她,說天主教教士會把猶太小孩綁到修道院去。艾蒂躲在牛奶瓶後,聽見嘉祿修士不斷以波蘭文呼喚她:“ Edyta, Edyta! ”她沒有回應,也沒向救命恩人說一句感謝。
青年時代的Edith Zierer
但躲藏不等於遺忘,艾蒂把嘉祿‧沃伊蒂瓦的名字寫在日記裡。1978年,昔日的年輕修士當選教宗,而在1951年幸運地在以色列海法市(Haifa)定居的艾蒂看到報章,立刻淚流如注。半個世紀以來,艾蒂一直企圖忘記納粹時代的可怕經歷,更從沒向兒女提及雙親和妹妹都在集中營裡遇害。但她最後決定面對生命,更要把握時間,向救回她性命和尊嚴的恩人致謝。
艾蒂1946年的畫作
因為一些郵遞的問題,艾蒂的謝函曾被退回,但終於在1997年寄到教宗手裡。1998年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與艾蒂在梵蒂岡會面,他一手放在她的頭,一手握著她的手,祝福她,臨別時還向她說:「回來,我的孩子。」
二千禧年,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訪問以色列,當地政府安排他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內與幾位倖存者會面,當中包括艾蒂。
第二次得見恩人,艾蒂感動流涕,聖教宗多次輕撫她的肩膀安慰她。艾蒂深慟地說:「我最感動的不是他送我食物,或背我走回家的路,而是他再度呼喚我的名字,拯救了我的生命。」

(主顯節前星期四‧一月五日)
Bernadette



(圖文轉載或引用,請注明出處;如需圖片轉用,請勿增刪或修改。謝謝合作)
「天主慈悲的花果JuT(耶穌,我信賴祢)」      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1519760441673256/

No comments: